愛與憂,以憂人之憂為題的作文

  • A+
所屬分類: 動態說說 時間:2021-01-26 09:45:16

  80后買房的時候大多負債個幾十萬到百萬,而且是在經濟快速增長,收入也在快速增長的情況下?,F在的年輕人買房動輒幾百萬貸款,但收入增長乏力,這樣下去的結果……

愛與憂名言

  我舉著手電筒,看我爹檢查墻上的插座。整個四方的插座有一大半都變成焦黑,插頭被巨大的電流直接崩斷成兩截,后端還好,前端也已經完全焦黑。這個場景讓人心驚肉跳,我開始細細盤問這場事故:我爸剛才試圖給收音機充電,飛利浦的,買的時候還挺貴,用了不到一年,他記得充電器也是原裝的,他在刷牙,但手上并沒有沾水。毫無瑕疵的細節讓我覺得更加可怕。“可不嚇人!剛才差點沒命。”我爹說。

愛而生憂憂而生怖

  劉鳳周,淮陰區袁集鄉人,85年就讀于淮陰師范學校,后自考南師大漢語言文學,高級教師,平日好讀書,不求甚解,性喜放達率真,間或習作以自娛,忘懷得失。

什么讓我喜讓我憂作文

  大陸,尤其是沿海城市,應警醒,不要讓我們的明天一步步走向HK的今天。

讓我歡喜讓我憂是什么歌

  本來還想說還算有點小錢,但昨天下午去看了幾個樓盤后,不敢了。

  “沒命”這兩個字像另一股強烈的電流擊中了我。我們將焦黑的插座擦拭干凈,確定不再有危險才出去把電閘重新推上去。黑暗消失了,但黑暗帶來的死亡的陰影卻降臨在我們倆心頭。沒有看到那可怕的焦黑的母親還毫無感覺,她始終在另一個屋子里,以為不過是一次普通的跳閘。而我們卻很后怕,我爹自己嚇了一跳,卻轉過來教育我,“都說水火無情,其實電這東西才無情,220伏,真是‘電光火石’之間就能要命啊,以后一定得注意。”可怕的是這次事故似乎并無人為的疏漏,這讓我們何從注意呢?但我依舊像個最認真的小學生,再次跟我爹學習用電筆測量電流,學習握插頭的更安全位置,相互叮囑以后插電不能沾水,手機充電的時候不能玩。在我說了第N次“嚇死了”之后,我爹抹了一把額頭,手上濕漉漉的。

憂與愛600字

  親愛的朋友,當我準備用紅繩把你們牽在一起的時候,我會給你們祝福,祝福有情人終成眷屬。但是我也請你們記住,愛情是愛與憂交織在一起的,不僅有甜蜜,也會有苦澀,你們在享受甜蜜的同時也得準備經受苦澀的煎熬。憂與愛共生,憂使愛深沉。請你們用濃烈的愛戀和深刻的憂思釀造出愛情的美酒。今生今世,沉醉其中!

  比如HK,這周末又搞事情了,參與的大多是年輕人,簡直無法無天。制度、教育、醫療、美食……HK的好太多了,但高房價壓抑了年輕一代的生存空間。

  然后我們回到彼此的屋子去,權當虛驚一場??墒?ldquo;差點沒命”這四個字卻揮之不散,我反復回想這一突如其來的事故,雖然它并無造成任何實質傷害。但帶來傷害的可能性讓我恐懼,仿佛墮入一個黑暗的深淵,在那片刻之間,我最愛的親人差點被一種莫名其妙的力量瞬間奪走?我反復摹想那個意外的可能性,那大概是死亡最可怕的一種方式——毫無預兆,片刻之間攫取生命,無形無影無從抗拒,無暇回望最后一眼,無法給愛的人留一句話。不管你如何富有博學相信科學,電光火石之間你都是脆弱的,你不堪一擊。

  前幾天晚上發生了一件意外的小事。夜晚的開始與往日并無不同,我和爸媽各自在屋里做著自己的事。突然間,啪的一聲輕響,四周全部陷入黑暗,只有我握著的手機還發著亮光——跳閘了。我趕忙跳下床去找另一個屋子的我爹,借著手機的亮光。他站在床邊,將眼鏡推上額頭仔細檢視著手中一個半截的充電插頭,另一只手還握著刷到一半的牙刷,懊喪地跟我罵了一句:“鼓了,收音機插頭。”

  這事比我在股市里掙100萬高興多了??赡艽蠡镉X得還是挺重呀,但我大學時巔峰到達過200斤!令人發指的是,當年豬一樣的我竟然還先后找了兩個女朋友,還都挺漂亮的,很難想象當年她們是怎么忍受的。

  年輕人應該是去追求理想和愛情,詩和遠方,而現在大多數一畢業就開始柴米油鹽、精打細算,變成了物質的、世故的、貧窮的。能發財的早發財了,新一代的人完全看不到希望。

  說明了一個重要的事情,前幾個月也在雪球立過flag:78kg!我減肥成功了!

  作品主要有小說、散文、電影劇本以及文學論著,她的書信也被人們作為著作的一部分加以研究。

  像我這樣收入還算可以的人都覺得房價高的離譜,本屆ZF在大力控制房價,真的不只是說說而已。

  張愛玲(1920.9.30—1995.9.8),中國現代作家,原籍河北省唐山市,原名張煐。1920年9月30日出生在上海公共租界西區一幢沒落貴族府邸。

  張愛玲的小說,無論結局是好是壞都給人以一種悲涼的感覺。張愛玲文筆冷靜,小說常用第三人稱即“他”來描寫,以一種全知的視角來敘述,小說中雖然沒有摻雜太多作者個人的情感,但是感情基調悲涼。

  曾幾何時,兩個人花前月下卿卿我我,山盟海誓。攜子之手,與爾偕老,多么美好的憧憬??墒乔啻阂桌?,朱顏易改,人生不比蒼松。因為距離,所以美麗;因為熟悉,所以容易審美疲勞。隨著時光的流淌,激情在減少,青春不再的歲月還會有巨大的磁場效應么?那個被金屋藏嬌的陳氏佳人,最后寂寂寞寞地在冷宮中度過余生。千金縱買相如賦,脈脈此情誰與訴?就是司馬先生,慨然捉刀,期盼用自己的生花妙筆為阿嬌換回君王的愛戀,而他自己的婚姻不也飽受了情變之困么?“凄凄復凄凄,嫁娶不須啼。愿得一心人,白頭不相離。”君不見,《白頭吟》幾多幽怨,幾多悲戚,攬卷思人,怎不唏噓?所以,沒有憂患意識的愛,最后的結局大多是悲劇一場。

  死亡這件事我打小起就思考過千千萬萬次,終于在某個失眠的夜晚,月光透過窗簾,我的恐懼有所消減,覺得死亡唯一可怕的就是墮入虛無,也就是我曾經數次摹想過的那個黑暗的空空蕩蕩的不見底的深淵。掉下去,類似于失重,人失去形體,失去感知,飄散在無邊無際的空蕩之中。破除恐懼的唯一法子是將現有的生命好好活過,在那一瞬間到來之時不致太過后悔,而既然虛無之境人沒有感知的能力,恐懼就不復存在。如果恐懼的對象根本無法恐懼,那恐懼也就沒有意義了。

  忽然一個大媽親拍了我一下:來,小伙子,給你看看我家閨女照片。